林州人,平时节俭是传统,但把修房盖屋、男婚女嫁都视为头等大事,决不含糊。而且婚嫁时有一套独特礼节。


  传统婚礼分五个主要阶段:选婚订婚、过礼摆柜、择好迎亲、拜堂闹婚等。随着时代的变迁和地域的风俗(民间有三里风俗不同之说),具体细节又有新的特色,婚嫁礼俗也有不少变化。


 

一、选婚订婚 

  自古以来,男女选婚必须有“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”,男女双方不能见面,婚姻不能不自主。新中国成立后,新婚姻法为婚姻自由提供了法律保证,青年人可以自由选婚了。但选婚条件也无不体现时代烙印。上世纪50年代男择女多以勤俭朴素,贤慧正派为标准,女选男则注重才能和家庭;60年代首选是工人,70年代是“一军官、二干部、三工人”, 80年代以来则是文凭、公务员、工头、商人等各有侧重。对象择准后,民间大多还要请“先生”来“合婚”。主要就是看男女双方属相是否“相克”,如无大碍就可以继续议婚。先由媒人或中间人领男方去女方家见面,女家给二人提供交谈方便,其实这只是一个形式,现在大多男女青年早已“火热”,然后再由媒人领女方到男家“相家”,公婆也借机会看看未过门的儿媳妇,双方如没有意见,选婚即告成功。


  选婚结束后,林州习惯订婚,即双方互送订礼,男方多赠衣物和钱,钱的多少视经济条件双方商定,如1.1万元意为万里挑一,1.7万元意为千里选妻等等。女方多送衣物、鞋袜等,谓之“接订”。 

 

二、过礼摆柜 

  订婚以后,男方要给女方彩礼,又叫“过大礼”。双方约定时日,女子在其嫂、姐、媒人和男子的陪同下,购买结婚用品,购物价值一般在数百元元左右,或按女家所要礼物折款付给女方。


  迎亲前一天下午,女家婶、嫂、姑、姐、妹等选4至8人(人数要求成双)携带新娘的衣物、鞋、床单、梳妆匣子等到男家,将所带物品放在箱柜内,有的还在箱柜四角放点儿钱,然后上锁带走钥匙,这种习俗民间叫“摆柜”,其实是女方意在看看男家准备怎样,并为新娘送去衣物。男家要设宴招待摆柜人,宴毕,付给少量的摆柜钱,以表谢意。


三、 择好迎亲 

  送过彩礼后,即要决定娶亲日,民间叫“择好”。娶亲多在农历十一月至十二月,属农闲季节。一般的择好都要提早几天定下来,以便双方准备。男方要选人缝衣服、被褥,不许孕妇和寡妇参加。褥子内撒有五谷,被子四角包有红枣、核桃,预祝五谷丰登,早生贵子。女方此时则赶制嫁妆,但嫁妆内不包东西。


  迎亲,是结婚娶妻的中心环节。林县民间叫“娶媳妇”。男家剪大红双喜字贴于洞房、中堂和大门上,并剪小红喜字若干,贴于窗、门和器物上,增加喜庆气氛,门前张灯结彩,红色喜对分贴两旁,门顶彩楼上红旗飘飘,全家老幼胸挂红布条,喜气洋洋,胜过重大节日。


  时下林州又时兴扭秧歌,就是在迎亲前一天下午一直到晚上,请来锣鼓队,将新郎的父母、长辈戴上自制的花帽、用颜料画上花脸,新郎的父亲脸上还要写上正老公、母亲写上正婆婆,大伯、叔叔为副老公,大娘、婶婶副婆婆,踩着或快或慢的鼓点一直扭到深夜,期间笑声不断煞是热闹!


  当天的迎亲队伍分前锋后师,依次行进。前锋负责挑盒子和跑红,抢先一步至女家报信。迎亲队伍来到女家时,点放礼炮以报信息。女家听到礼炮声后,按照分工马上做好一切准备。待迎亲队伍到大门外时,由一长者揖礼相迎新郎并入正座,陪客居右宴待新郎,围观人不计取数。宴席虽盛,但被女家婶、嫂、姐、妹们拥挤逗嬉,一般由女方兄弟负责上菜、送酒送筷,不过每送一样都必须要给辛苦钱,男女双方讨价还价,夺筷推碗甚是热闹,爱热闹者甚至用玉米等谷物抛打新郎,闹得新郎面红耳赤,往往食不饱腹。女方还将新娘锁在屋内,要端席钱、穿鞋钱、开门前、上轿钱等,不给则不开门,图的是一个热闹。宴待期间,新娘的母亲、伯母、婶子等辈份要对新娘反复叮嘱,多是教女儿孝敬公婆、夫妻和睦、勤快等类话,尔后还要叫新娘吃顿离家饭,新娘要吃一半,留一半,意在婆家娘家都有余。新娘行至院中,女家给新郎披红挂镜,示其前途光明。新娘首饰头上戴,嫁衣身穿裳,鞋里放铜钱,红布蒙头上。鞭炮响过,新娘拜辞父母,鸣炮3声,即告起程。


四、拜堂闹婚 

  新娘来到家门,鞭炮齐鸣,锣鼓喧天,夫妻首先双双拜天地,叫“拜堂成亲”。送亲的娘家人带着新娘柜上的钥匙到男家,被一老者引至宴室,由老人陪着赴宴,民间称此老人为“陪客”。宴席中,新郎由家人领着向送亲的娘家人行大礼,感谢他们对自己妻子的关照。这道程序叫“女婿上拜”。宴毕,娘家人要去新娘住室安慰一番,把所带钥匙交给新娘,辞别返回。


  早在几天前就支起了一口硕大的锅,还专门请了善做当地大锅菜的厨师。送亲的娘家人一走,就可以吃午饭了,大家每人盛上米饭,再去那口大锅里盛些用“皮扎”(用红薯粉为主料做的农家土特产食品)、猪肉、豆角、土豆、粉条、豆腐、海带、蒜苗等原料烩的大锅菜,找个地方就可以开吃了,林州大锅菜用料地道,配菜讲究,味道香浓,当地一绝,离开林州的大锅菜或者烩菜都不是这个味。


  午饭一毕,新郎新娘要到天地前磕头行礼。众人给父母往脸上再次涂抹,并拽至天地前坐好,在主持人唱导下,新婚夫妇先拜父母,次按家族亲友辈份依此叩拜,受礼人上叩头钱。


  闹洞房在当天晚上进行。无论长辈、平辈、小辈,聚开新房中,祝贺新人,戏闹异常,多无禁忌,有“三日无大小”之说。无论如何喧闹,主人不得恼怒,越闹越说明喜气,人缘好,喜可加倍。最后床铺要由长辈给铺好,多为男性长辈从之。


  洞房花烛夜,长夜燃明灯,新娘开柜,新郎试鞋,夫妻对话,窗外偷听新婚夫妇的窃窃私语,若得其一言半语,常为人们笑谈多日。


五、拜祖坟 ,“叫第三儿” 

  拜堂过后,要拜祖坟,由叔嫂们引新郎、新娘携带祭礼鞭炮,去认宗拜祖,告慰亡灵。这个习俗,多是迎亲日下午进行,


  婚礼第三天,女家哥嫂携带迎亲时的那份礼品前来叫新娘,当地称“叫第三儿”。 “叫第三儿”新娘来回均要走迎亲时的那条路,不许改变。民间有“三天不走两条路”之说。婚礼程序全部结束,以后就可自由往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