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州城管无牌执法车撞飞母女俩 司机酒驾被刑拘

肇事车前脸已被撞变形

林州城管无牌执法车撞飞母女俩 司机酒驾被刑拘

肇事车后部“行政执法”四字很是扎眼

林州一城管酒后驾驶无牌行政执法车,将路边正在行走的母女俩撞伤,其中一人伤势严重,救治近50天仍然不能生活自理。昨日,大河报记者赶往林州走访,发现大街上有许多无牌照执法车在“执法”。

事发|母女俩被无牌执法车撞飞司机酒驾

“妻子看病花去了十多万元,可肇事方却没有一个答复。”昨日上午,林州市民李付周站在市行政执法局门口说,他多次找执法局相关领导讨要说法,但均被对方拒绝。

李付周说,11月1日晚9时许,他的妻子张俊平和14岁的女儿散步后,沿林州市龙山中路北侧人行道从东向西回家。当行至龙山路西段林州市行政执法局附近时,一辆无牌行政执法车撞上母女俩,妻子被撞飞后落到路边的一辆黑色轿车上,女儿脚部被撞,多处骨折。

“我步行,我妈妈推着自行车,我们走得很慢。”李付周的女儿说,当时她们二人边走边聊,突然感觉后方有东西撞上来,她眼睁睁地看着母亲被撞飞,刹那间,她自己感到脚部剧痛,便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李付周说,他到现场后,看到妻子满脸是血,斜躺在地上一动不动。自行车严重变形。当时女儿已经清醒过来,跷着一条腿,挣扎着大声哭喊:“快救救我妈!”

李付周说,他在周围群众指引下,找到了林州市行政执法局工作人员、执法车驾驶人王飞,此时,王飞一动不动蹲在地上。“我没到他跟前,就闻见他满身酒气,肯定是喝高了。”李付周说,当时王飞希望他不要报警,并愿意承担责任,他还是坚持报了警。随后,王飞被林州市公安局事故科民警带走,事后认定王飞醉酒驾驶,负全责。

李付周说,妻子目前转院至省人民医院治疗,该院出具的诊断证明书显示,张俊平“胸11椎体骨折并截瘫……多发肋骨骨折、双侧胸腔积液……”

说起家里的遭遇,李付周不时擦拭眼泪。他说,妻子看病花去了10多万积蓄不说,现在仍瘫痪在床,生活不能自理。女儿也不能走路,70多岁的老母亲为了照顾孙女,把腰给摔折了,可执法局只支付了1万多元的药费,便没了下文。他多次找执法局领导,但事情没有大的进展。

现场|无牌行政执法车,大街上乱跑

昨日中午,记者在林州市龙山路看到,一辆无牌、喷着“行政执法”字样的面包车在街上执法,随后拐进了林州市行政执法局大院。

在执法局大院,记者看到执法局院内停满了执法车,许多车上都没有牌照,而是悬挂着“行政执法11”、“行政执法17”等字样的自制牌照,最大的编码是17号。记者大致数了一下,有十多辆。

李付周说,撞伤他妻女的,就是这种标着“行政执法12”牌子的面包车。记者根据李付周提供的副局长郝德生的电话和姓名,上楼找郝了解情况,被该局工作人员告知,郝局长开会去了。

半小时后,记者下楼,发现院里先前停放的无牌执法车上街执法了,其中一辆悬挂着宣传标语的执法车正准备上街宣传。

“城管的车就不用上牌吗?”周围群众有问。

据他们反映,林州市行政执法局有多辆没有正规牌照的“黑车”,每天都能见这些车从林州行政执法局进进出出。

追访|执法局领导听说记者来意挂断电话

昨日下午,记者拨打郝德生的电话,郝局长一听记者是来了解王飞交通肇事一事后,便对旁边的人员说:“还是那件事。”随即挂断了电话,记者随后多次拨打,一直无人接听,发短信也没有回复。

“林州市政府回复过我,证实王飞就是他们执法局的工作人员。”李付周说,他曾向林州市有关部门反映过,林州市市长热线称:2014年11月1日晚,王飞驾驶行政执法12号车出去,并发生交通肇事,后经交警部门认定,王飞是酒后驾驶,目前已被羁押。

李付周说,林州市行政执法局相关领导曾向他证实,该局市容大队城管王飞是酒后私自驾驶执法车辆外出的,目前已被开除。

“无牌上路本身就是违法,执法车却整天做着违法的事,执法局车辆管理也太松散了。”李付周说。

关于事故车辆没有牌的问题,昨日下午,林州市相关部门的知情人透露,称是“历史遗留问题”。该知情人介绍,2004年林州市城管局成立时,为了节省经费,就没有上牌。去年交警队曾将车辆扣押过。新更换的车辆都有了牌照,旧车由于手续问题没法办理。

针对王飞肇事一事,昨日下午,记者联系到林州警方,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,确有此事,目前该司机已被刑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