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几天,央视知名主持人白岩松在一档节目中的涉警言论,引起了网络上的轩然大波,很多基层民警自发的从网后走到了网前。我们冷静思考一下,其实这背后多少折射出我们当今社会的信仰危机。


诚然,在面向全国的电视直播中,一个主持人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,我们也佩服白岩松在节目中的冷静。其实在肃宁持枪杀人案中,主持人可以问很多为什么,为什么辅警袁帅拿着不到普通公务员一半的工资,在危险面前仍义无反顾地冲锋在前?为什么政委薛永清作为现场指挥长,明明可以命令部下先上,为什么却把生的希望留给了战友,把牺牲留给了自己?可惜白岩松没有问,他仅仅问了,是什么让五十岁的老汉端起了猎枪?从心理学角度,每个人在突发事件前,第一反应就是自己内心深处最真实的,白岩松在现场直播时,他此时最关心的,不是两个惨遭杀害的村民,不是两个英勇牺牲的民警。甚至他吝啬到,连殉职和牺牲这两个词语都没想到用。


不管什么国家、什么民族、什么体制下的社会,都是需要信仰的;一个健康的社会体制,总是需要一群有信仰的人来支撑。在信仰的坚持下,才会有那么一群可爱的人,严冬时,他们在雪山高原上站岗;酷暑时,他们在大洋深处无人岛礁上值守;午夜时,他们在大街小巷巡逻;年三十,他们在单位24小时值班。有人求助,有他们的身影;有人遇到危险,有他们的身影;在死神面前,他们从不退缩。


幸好,央视第一时间把该节目撤下,并开展内部检讨工作,这在新闻1+1开播以来,还是第一次。白岩松或许没想到,他的冷静会被大家会联想到冷漠,他对一个新闻事件的质疑会被大家联想成对英雄的怀疑。如今,当网络上充斥着质疑黄继光、邱少云、雷锋等英雄烈士时,当白岩松贴吧的吧主说薛政委的烈士称号是讨来的时,我们不妨看看白岩松自己在《信仰缺失下的迷茫》中是怎么说的:“缺乏信仰的人,在一个缺乏信仰的社会里,便无所畏惧,便不会约束自己,就会忘记千百年来先人的古训,就会为了利益,让自己成为他人的地狱。我们要守住底线。但早就没了底线,或者说底线被随意地一次又一次突破,又谈何守住底线?可守的底线在哪里?”


在这物欲横流的年代,你自己可以没有信仰,你可以唱着“信仰算什么东西”,过着自己无谓的生活,但是中国,就是有那么一群人,执著着自己的追求,他们还相信世界上还有美好的东西藏在人们心灵深处,正是因为信仰,警察在当今年时代几乎处于底层的职业,还在吸引无数热血青年加入。他们誓死捍卫的,只是那么一丁点儿信仰!


最后,我还是引用白岩松自己的话来作本文的结束语:

“如果一个时代里,青春正万分艰难地被压抑着,这时代,怎样才可以朝气蓬勃?如果人群中,青春中的人们率先抛弃了理想,时代的未来又是什么?信仰缺失,为什么而活就成为了一个问题。关于这个问题,大家深思过吗?”